nginx shell google apache linux centos php linux命令 Windows HTML5 Ubuntu 开源 java wordpress mysql Firefox Python Android 微软 程序员

中国网速为什么总是这么慢?

世界上有很多不容易适应的情况,比如从位于热带的新加坡移民到冰岛,或者从网速最快的韩国来到网速“较”慢的中国。对于前者的情况,一部分人也可能会喜欢,而后者的话,我估计对大多数人来说都难以适应。

网速

今年1月23日,《财富》杂志援引网络流量公司Akamai的调查结果报道,韩国以14Mbps位居榜首,比全球平均网速1.9Mbps快了7倍多,其后是中国香港(9.2Mbps),日本(8.5Mbps),美国以5Mbps的速度排名第12。

那中国呢?据今年1月19日《第27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10年12月底,中国平均互联网平均连接速度为100.9KB/s,也就是0.81Mbps,远低于全球平均连接速度230.4KB/s(1.84Mbps)。虽然中国网速这么慢,但中国网民规模却已经达到4.57亿,较2009年底增加7330万人。如此庞大的中国网民,因网速慢而付出了多么大的代价?

韩国网速为什么这么快?韩国互联网的革命是在1999年因HANARO通讯而开始的。由于国有企业韩国通信牢牢掌握了固定电话市场和ISDN垄断网络接入。虽然无论韩国政府还是竞争对手韩国通信都认为ADSL技术不成熟而无法商用化,但是1999年4月HANARO在全球首次推出的ADSL速度高达1Mbps,遥遥领先于当时韩国通信的ISDN方式接入速度128Kbps。随后,HANARO推出包月2.8万韩元(折合人民币170元)低价政策进而轰动了整个韩国,也促使韩国通信放弃ISDN而推出了ADSL服务。韩国互联网革命从此拉开了真正的帷幕,并提供了韩国进入IT强国的基石。

十年以来,韩国互联网接入速度持续加速,至今100Mbps已经成为了一般家庭的标准。虽然速度是以前的100倍,但包月价格还是相近于起初价格,即2.75万韩元(折合人民币167元)。今年6月底,韩国放送通信委员会发布《未来互联网发展计划》称,以2010年的100Mbps标准,到2012年互联网接入速度拟上升至1Gbps,到2020年上升至10Gbps,也就是10年内加速100倍。

对比韩国电信业的竞争,在我看来,中国网速慢的最大原因是缺乏有效竞争。中国互联网接入市场仍是几乎被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瓜分的,两者分别在南方和北方享受地域垄断优势,中国宽带产业实质上还是处于行政垄断的处境。

另外一个原因是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及中国联通等三大运营商的高管是经常互相调任的。比如2004年,中国移动副总经理王晓初调往中国电信接任总经理;中国联通董事长王建宙调往中国移动接任总经理;中国电信副总经理常小兵到中国联通接任董事长;中国网通副总经理冷荣泉调任中国电信副总经理,接替早前常小兵的职位。近日,还有中国联通董事长常小兵将重回中国电信任董事长的传闻。在国有通信运营商的高管们互相调任的情况下,高管们似乎没有动力打破寡头垄断的现状。美国乔治亚理工大学的Dan Breznitz教授,在最近出版的《Run of the Red Q ueen》一书上,也论证了这一点:高管们在将来可能会调任竞争对手的情况下,难以形成动机投入巨资使得现任企业拥有市场支配地位。如果有关部门成功地遏制企业间恶性竞争的话,由此导致的另一个结果对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并不太有利。由于缺乏有效竞争,中国网速还维持在令人不满的低位上。

我们也可以粗略算一下“网络堵车成本”。(推荐阅读:报告称我国宽带资费相当于韩国124倍)截至2010年底,中国网民规模达到4.57亿,中国网民平均每周上网时长为18.3个小时,日平均上网时长2.6个小时。假设中国网速不是现在的100.9KB/s,而是接近全球平均连接速度230.4KB/s.保守假设每位网民因此每天可以节省15分钟的时间。那这15分钟的价值究竟是多少钱呢?中国很多地方的每小时最低工资都超过9元。若保守地按8元计算,那么15分钟是2元。由于中国网民数量庞大,4.57亿人乘以2元乘以365天,则一年3336亿元。3336亿元是刚开始运行的京沪高铁总投资额2209亿元的1.5倍。换句话说,每年中国“网络堵车成本”相同于一个半的京沪高铁建设成本,并且这只是用保守估算得出来的。

文章来源:南方都市报

延伸阅读

评论

  1. 或许在天朝政府看来,竞争是空耗国力的体现,国企的竞争是毫无意义的体现。现在在这些垄断行业,根本就不允许或变相不允许民营企业或者外资进入。民用技术研发应该在企业,而不是应该在政府。政府对于民用技术的研究很不积极,对技术的转化也是很慢的。而有活力的非国有资本又进入不了这个领域形成竞争,所以通信行业根本就没有改善网络状况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