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 nginx apache linux 开源 centos HTML5 linux命令 google php 程序员 shell Firefox wordpress Windows Ubuntu java Android mysql Python

Linux与人工智能走到了一起

在过去,尤其是在我国境内,“人工智能”(AI,“Artificial Intelligence“)这一科学术语(或概念)并不被人们所普遍接受,就像自由软件Linux一样。今天,这两个“异端”终于要走到一起了。

1956年,在美国的Dartmouth大学举办的一次历史性的聚会被认为是现代“人工智能学科”正式诞生的标志,从此以后,在美国开始形成了以人工智能为研究目标的几个研究组:如Newell和Simon的Carnegie-RAND协作组;Samuel和Gelernter的IBM公司工程课题研究组;Minsky和McCarthy的MIT研究组等。这一时期人工智能的研究工作主要在下述几个方面:数学定理证明、表处理语言(Lisp语言),心理认知模型等。1857年,我那时正好在南京大学数学天文系学习,“逻辑理论机”(“The Logic Theory Machine”)一书的发表,对我的影响极大,虽然当时只能从一些文献资料中间接得知此事(因为,那时没有互联网),但是,这促使我早年萌生了“机器证明”的原始想法。

”四人帮“倒台之后,我国科学的春天终于到来了。记得,在那时,我与上海计算所的李太航两人曾去中科院数学所请教一位数学界的老前辈,询问“人工智能”的提法是否科学?答案是完全否定的,甚至连“机器智能”也不能用。对此,我们很失望。1981年,《中国人工智能学会》(国家一级独立法人学术团体)依法成立了,“人工智能”的称谓从此得以正式确立,我们感到自己的思想真的“解放”了,连“人工智能”都敢说出口来,如同“人工流产”的合法化。

大约在1996年前后,我得知(或接触到)Linux的”故事“,认为它是一门“软件科学”(Software as a science),很符合我的“心意”。于是,我就开始死钻这个“牛角尖”,遇到不合我心意的人与事,我就公开加以反对,由此得罪了不少人,真是自讨苦吃。如今,我也学乖了,既然软件界呆不下去了,我就打算回到“老家”(即人工智能学科领域)。Linux是科学,当然可以“回家”(AI也是严肃科学嘛)。从此,软件界的那些”死对头“再也找不到我,也管不着我,何等自由自在啊!(注:无锡永中软件除外,我还没有“批个够”。前几日,在睡梦中梦见无锡永中科技的讨债人来我家,我把他们都赶出去了,醒来才知是一场噩梦。)

我今后的打算是,学习谷歌Android智能手机(注:Android就是一种机器人的名字)。既然小电脑、小手机能叫“智能电子设备”,为什么不能叫做“人工智能电子产品”?谷歌Android手机里面没有“人工智能”吗?如果一点点儿也没有,那么,为什么要叫“智能手机”呢?难道Android手机里面的“智能”不算人工制造的?那么,究竟是谁制造的呢?我看,Ubuntu 11。10版本的Unity桌面就很有“智能”!我家里还有一个Linux机器人“小伦巴”呢!

延伸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