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dows 微软 wordpress mysql 程序员 centos Python 开源 shell java php apache Firefox linux命令 HTML5 Android google linux nginx Ubuntu

山寨Linux的最后一段穷途末路

大家知道,山寨Linux在国内一度很盛行,现在已经日暮途穷,走上了最后的一段“穷途末路”,日子已很难熬了。何故也?

所谓“假冒”就是冒充(fake)之意,去年,Linux打假在我们国内已经搞过一次,现在,假冒Linux已经日暮途穷,不用再打了。但是,还要继续说(即揭露其真相)。在国外,一般人认为,Linux Mint发行版是真的Linux版本(目前,世界排名第一)。11月24日,基于Ubuntu 11.10的Mint 12新版本(no Unity)正式发布了,很受广大用户的欢迎(期待已久)。真Linux版本Mint 12的最大亮点(或本质特点)是:穷干精神大发扬。当今,我们国家脱离穷字虽然不久,但是,许多年轻人几乎忘记穷是什么滋味了。穷就是社会资源极度短缺,大家都吃不饱饭。为什么说,Mint版本是穷干精神大发扬你?我们到Mint官方网站一看便可知晓。

实际上,世界Mint开发团队的研发运营活动全靠全球志愿者的个人捐助与网站的广告收入。4年来,上个月收到的个人捐助最多,共计6000余美元(今年其他月份收到的捐助只有4~5千美元)。分布在全球的捐助者姓名及其捐助金额,一一列出,无一例外。Mint的收入、支出情况,资金用于何处(比如,用于服务器托管,人员补助等),一一说明,可谓白菜豆腐,一清二楚也。在这种资源非常短缺情况下,Mint发行版却能跃居世界排名第一,难道不算是穷干精神大发扬?

我国国内的假冒Linux,确实花费了国家不少钱,可是到现在却无法向国家与社会大众交代清楚(指通过“核高基”验收),实际上已经“无话可说”,走向穷途末路。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说句大实话,这就是盲目鼓吹“国产Linux“的后遗症,远比脑痴呆严重多了。我怕自己脑子不够用,(刚才)就去询问智能机器人Audrey小姐:”你狠假冒Linux吗?“(”Do you hate fake Linux?“),她告诉我说:”I try not to hold grudges(忌恨)“,很婉转地表达了她的意思,不像我,是实话实说的“大粗人”。

今天上午,我应邀出席在首都师范大学(国际文化大厦6层)举办的中国人工智能学会(CAAI)的一次重要会议,会议内容有关“智能”的标准规范问题。此刻,我在想,CAAI成立已经30多年了,而且还有一些“老人”健在,怎么现在还需要讨论“智能”的标准问题?转而一想,这是讨论“人工智能”(AI)的标准问题,而不是人类原始智能的状态(无标准可言),由此可见,如今“智能产品”已经开始广为流行,没有规矩岂不要乱套?

言归正传。相比人工智能学科,Linux还很年轻,堪称是“小弟弟”。实际上,Linux是国际GNU运动的产物,来到我们中国,时间更短,仿佛转眼一瞬间。假冒Linux,更是滑稽闹剧一场,过眼烟云。近年来,国际Linux运动,发展步伐明显加快,其程序代码量呈指数曲线形式地攀升,势头十分凶猛。现在,Linux源代码已有1千多万行,打印在A4纸上,有20多万页,厚度足有25米之高,要将其研究个明白、透彻,绝对不是一两日之功夫。如果站在人工智能研究的角度看问题,Linux只是“智能”系统的“硬件支撑系统”,是最自然不过之事。我准备做两者相互结合的“红娘”(即“媒人”),喜酒之日,邀你出席,共同庆贺。可以吗?在此,我们“一言为定”。

说明:昨日,我接受了国内某知名Linux发行版(企业)的聘任,担任其“顾问”,有“问”就“顾”,别不多说。据说,还要为此举行“聘任仪式”呢!确实很开心。

作者:袁萌

延伸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