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ML5 centos 程序员 Android Windows java 微软 nginx mysql apache Python shell google Ubuntu 开源 wordpress linux命令 Firefox linux php

开发者热议:与平台应共生而非寄生 淘金海外

12月2日消息,今日报道,Facebook和腾讯等社交平台,以及苹果应用商店及Android的兴起,形成了社交游戏开发者群和手机游戏开发者群。而作为开发者,该与 平台该维系怎样的关系,寄生还是共生呢?开发者究竟是立足本地还是面向全球?在创业邦年会现场,社交游戏和手机游戏的开发者与投行人士一道就以上问题进行 了针锋相对的讨论。多数开发者认为与平台的关系应是共生而非寄生。而面对平台化和社区化的趋势,移动互联网的全球化对开发者是机会,练就不打死小强精神的 国内创业者有能力在海外取得更大成功。

开发者与平台:共生而非寄生

09年开始面向Facebook运营《开心水族箱》的乐元素,目前已经该平台上亚洲最大的社交游戏开发商。公司创始人王海宁称,目前最大的收入 来自于Facebook。不过他认为开发者与平台共生共存的关系比较好。“寄生是靠吸取母体营养,没有创造价值。而开发者一定要成为平台有价值的部分。” 他补充说,Facebook也不希望开发者寄生。

“三年前一个朋友在Facebook投放过一款《我的哪个部位最性感》的游戏,数月间用户就增长到了500万。不过,今天在Facebook上做游戏,自传播和三年前相比差不多没了。”

杨永智与王海宁持同一观点。前者是海豚浏览器的创始人。海豚浏览器已先后面向Android和iOS发布了相应版本,发展势头不弱。在他看来, 海豚浏览器和Android和iOS二个平台是共生关系,补足了自带浏览器体验不佳的缺失。“做了谷歌和苹果不愿意做的事情,让手机上浏览体验做的更 好。”他解释称。

此外,他让海豚浏览器网平台化的方向发展,去增强共生关系。“尽管可能怎么做都不会有苹果、Google自带浏览器做的大,但希望为游戏开发者提供另一个很好的入口。”

不过,依赖腾讯社交平台的胡莱三国的CEO黄建表达了不同的声音。《胡莱三国》目前是腾讯社交平台最赚钱的一款社交游戏。

他用“寄生虫”来形容与腾讯的关系,认为以后要上升到共生高度也是做不到的。在他看来,开发者都是在各自绑上不同的大船,需要对平台有贡献。“胡莱三国除了为腾讯贡献收入外,为QQ空间创造更多的讨论,组成各种各样的用户群体进行讨论,也是另外一层贡献。”

《胡莱三国》也是iOS平台的畅销游戏。他同样用寄生来形容与苹果应用商店关系。他透露,《胡莱三国》即将推出Android客户端,未来将寄生于各大Android应用商店。

凯鹏华盈合伙人周炜认为Zynga的发展在国内是很难复制的,国内社交游戏做成平台的可能性非常小。尽管如此,他指出,国内社交游戏开发者需要与大平台成为共生关系,而非寄生关系。

针对国内社交游戏开发商往往依赖一款游戏的成功在维系发展,他给出自己的意见:不一定非得做100分游戏,但需要多是90分的游戏。“在游戏开发上,需要形成体系。在方法论上多想想,生产大批量还算不错的游戏。”

开发者的机会:全球化还是本地化

苹果应用商店及Android的兴起,提供了一个全球化的市场,开发者趋之若鹜。但是在社交游戏领域,此前海外淘金的开发者陆续回流。一进一 出,开发者究竟应该放眼全球还是着眼本地呢?不少开发者称,移动互联网的全球化对开发者是机会,在国内练就打不死的小强精神的开发者,有能力在全球取得更 大成功。

游戏矩阵去年曾运营社交游戏,但表现平平,今年转型代理iOS游戏《僵尸危机》,获得重生。公司CEO徐乐谈及这个问题时,言辞间不无感叹。 “以前反问过,中国的公司做的这么大,为何没法让海外用户使用。”他称虽然生在中国,也希望服务全球。这也代表了部分创业者的心声。

“自从社交游戏和手机游戏诞生,就已经没有国界了。对个人而言,手机游戏是个非常大的机会。”他透露,今年农历新年前,会在全球同步上架五款手机游戏。

此前一直专注海外市场的海豚浏览器,今年开始在国内布局。杨永智称,移动互联网的重要特点就是全球,这对开发者是个很好的机会,未来希望在不止在中国,也在美日韩等国家有好的表现。

“从自己而言,我们是个国际化团队,有做过很多全球化产品的基因。相对而言,比较容易国际化。”杨永智说到。

乐元素和海豚浏览器一样,最先面向的是海外市场,之后才回归做国内市场。据悉,乐元素仍持续着眼海外市场,除了在Facebook运营,也与日本的Mix和Gree合作,二周前更是把游戏放到了Google+上。

王海宁解释称,发展之初很多的精力和产品都是放在国外的平台,在中国做的比较晚,在腾讯社交平台上的成绩不如胡莱三国。相比而言,他表示,腾讯平台管的更紧。

“从Facebook回来腾讯后,非常不适应。腾讯管这管那的,服务器也不能用自己的。”不过,他也认为腾讯社区平台也从起初管得紧得状态,开始变得松起来。“传播方式变得多起来,与开发者的分成比例最初是10%,目前也多了起来。”

他认为,平台化和社区化是未来的趋势。在相对艰难的创业环境中,练就打不死小强精神,生存下来的中国开发者,有可能凭借同样的能力,在全球更公平的市场获得更大成功。

“希望二年后,来自海外的游戏收入一定要超过50%,一年之内来自移动互联网的收入占到30%。”这是他给自己公司定下的全球化目标。而且,他 希望投资者和创业者对中国互联网要有信心。“我们没有恐美症!”他指出,中国社交游戏也取得了很大的成绩。“全世界最火的社交游戏题材来自于中国。第一款 农场游戏是开心网先做的,第一款养鱼游戏是我们做的。”

不过,黄建指出目前仍是“伺候”好腾讯,没有太多精力去做海外市场。但是,他并未完全忽略海外市场。在他为未来上市设定的收入划分中,国内社交游戏占40%,手机游戏占30%,海外也占到剩下的30%左右。

在进入海外市场方面,来自凯鹏华盈的周炜也提醒开发者避免过度自信。“今天的游戏公司能够打入海外市场,是因为海外市场没有本地产品出现。”他解释称。

在他看来,目前国内在社交游戏海外发展上有个误区:中国永远是资本的中心。“但今后5年10年这不一定是事实。巴西、俄罗斯、日本都是社交游戏的催生地。”

延伸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