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真实生活揭秘

 [本文英文原文链接:What It’s Really Like to Work at Google ]

谷歌,一个当今社会家喻户晓的名字,然而,对于一个公司来说,更多的它本质上是被当作一种算法,每当听到它,都会在心里产生一种敬仰之情。它是快 要毕业的大学生们梦想的工作场所,学生们都渴望被工作在校园附近的谷歌园区的朋友或同事邀请去吃顿午餐,它是那些为互联网提供信息内容的人存在的生命之 源。数年来,大多数的公众或多或少都窥探到了一些在谷歌生活工作的样子:办公室里到处是旗帜,沙发,宽敞的厨房,按摩椅,甚至吊床。毫无疑问,工作在谷歌充满了自豪;谷歌不仅仅提供传统的健康保险和极其有竞争力的待遇,而且谷歌人还享有免费的早餐,午餐,晚餐,零食,办公区里免费按摩,车接车送,办公区免费健身中心,甚至还提供休憩间。

谷歌真实生活揭秘

你几乎可以完全生活中园区里不用出去。谷歌的公司理念是(很显然)“不作恶(Don’t be evil)”,它实际上每天也是这样实践的,使每一个谷歌人在园区里都生活的十分舒适。但是,这种生活的真实情况是怎样的呢?

一个在谷歌总部的软件工程师,他有一个 18 个月大的孩子,他说优越的环境会促使你在工作—生活之间做出取舍。例如,他早上 9 点左右来到办公室,到下午 2 点会离开办公室和一些人去上 Salsa 拉丁舞课。然后回来,做几个小时的编程,然后和一些同事去园区里的一个酒吧,然后回来工作,大概到 7 点钟左右回家。他说基本上回到家后,在晚上 10 点左右,还要工作。对他来说,这就是谷歌工作—生活状况的缩影,假设其余的时间是用来睡觉的,那他每天所有的和家人一起相处的个人生活时间总共不到 3 小时。

其他谷歌人则是充分的利用了园区里的各种条件设施,生活中谷歌,呼吸着谷歌,谷歌利用它独特的餐饮机构,园区健身房,医疗条件,确保生活在这里 健康和舒适,同时还表现出一种诚恳的工作道德伦理。谷歌里一个最大的吸引之处是它的食物,这不是什么秘密——事实上,由于食品的种类繁多,尤其是在总部, 有人甚至拿“Google 15”(体重控制指导)警告新员工。谷歌特别提供了全功能的淋浴设施和有锁的房间,使得谷歌人能尽可能的努力工作,基本上可以在那连续工作数天。一个前谷 歌的承包商提示说,很多的工程师和销售团队“都不停的督促自己和相互督促。我在那看到了很多真正有毅力,有能力的人,”很重要的一点是,他们会在园区里一 次待上好几天不回家。

精彩,谷歌精心设计了它所有的办公室,让员工能通宵达旦的待在办公室里,不用为任何事情担忧——诸如他们的饥饿,健康,或者卫生保健。

谷歌真实生活揭秘

就是这样——除非你有了家庭。跟我交谈的这个工程师通常会选择回家,而不是留在团队里。他说,“在他的团队里有很多人都有了家庭。”然而,他又 解释说,在谷歌,“你的收入是直接和你投入的精力相关的。”他说没有直接的压力要求你“加班加点”,但他的以谷歌为中心的生活暗示:他的收入直接跟他在谷 歌花的时间相关。对于那些招架不住那种工作量的人,除了离开,没有其它选择,就像之前的一个谷歌员工(年纪很大)做的,要么组织一个家庭,要么给你加薪, 二者选其一。(据我个人所知,至少有一位前谷歌西雅图园区的员工因为相似的原因而辞职,他被迫要么选择少去看看他刚出生的孩子,要么不能经常出差而降 职。)

但是,谷歌真的是如此险恶吗?对于那些追求把工作—生活和为一体、而不是追求工作—生活平衡的人来说,谷歌的生活方式堪称完美。跟我聊天的这个 软件工程师强调,“没有任何妨碍你走出工作区的障碍,谷歌所做的是让你完成工作,减少你不在工作状态的情况。”员工可以调整自己的时间(比如他去上拉丁舞 课),去挑选食物吃,去游泳,或困的时候小睡一下。他说,“程序员很容易进入状态,但一旦你累了出了状态,你就很难回到状态了,你已经筋疲力尽了。”他 说,在谷歌,园区的设计和公司的福利都明确的是为了“让你毫无保留的献出所有精力,”让谷歌人意识到他们要做到最大的工作效率。

谷歌还让它的员工知道,不要整天的工作,不要不去玩。事实上,这可能是谷歌员工最费解的地方。谷歌的办公室不仅仅是看上去很有趣,它是确实很有趣。这位工程师告诉我,酒在园区里非常的普遍,在波利尼西亚式的酒吧里都能找到。他说,在这些酒吧里,你可以看到“一瓶瓶的酒、威士忌,如果你努力找,园区里哪都能找到酒”。

谷歌真实生活揭秘

饮酒?在工作的时候?在周五下午 4 点钟的时候,你可以在桌上放一罐打开的啤酒。饮酒是在谷歌工作的一部分。这个软件工程师甚至透露说,”有些经理甚至强迫团队去饮酒。“谷歌人每周五都会庆 祝“TGIF (感谢上帝周五了)”,此时你更可以随意的豪饮。在此期间,如果有纽约时报最畅销作者的演讲,或 Lady Gaga 的表演,谷歌人会聚集到多个自助餐厅里听演讲或看表演。有些时候,这种快乐时光通常会持续到深夜——没有愿意离开他们的座位,让家就留在家里吧。这些谷歌 人很幸运,谷歌总部现在在周末也提供食物了。

谷歌关闭的大门里培养的是一个开放的能使其员工充分发光发热的内部环境——至少对那些有支付在这个搜索巨人公司生活和呼吸的能力的人是这样的。 可问题是,谷歌增长的不仅仅是他的强大,还有体积和年龄。年轻的、未婚的谷歌人相对于那些年老的、有孩子的,可以轻松的选择做更多的工作,相应得到更多的 回报——这会迫使那些有更多经验、被证实了能力的人转向其它的企业。随着成长,谷歌也慢慢丧失他的敏捷——越来越官僚,管理层更难做出决策。谷歌已经不是 一个有趣的、有着一群带着大理想的年轻人的异想天开的创业公司了。事实上,一些市政厅会议上的有争议的决定,例如 Google+ 的实名制问题,已经引起了一些谷歌人的激烈争论,几乎引起了暴力冲突(这显然是不可容忍的)。

工作在谷歌是一种吃着谷歌、睡着谷歌、呼吸着谷歌的选择。对每个员工来说,这是一种有意识的决定,也是一种感性的选择。我们作为用户,理想工作的求职者,博客人,每个人都用自己的方式看谷歌,我们或者只是感兴趣谷歌涂鸦,或担心算法的改变。然而,对那些在城堡内的人,他们感觉到的只有谷歌,也只因谷歌而存在。

而根据这位工程师,一个同时从内部和外部看这样一个办公区的人,”这是一个有机的、自由流动的地方,你不会感觉你像一台机器里的一个齿轮,“这 精确的描绘了谷歌培养出的这种文化的另一面。当员工们炫耀到处有酒,有免费食物,可以自由离开办公室时——同时却称自己是自由移动的物体——很难否认,为 谷歌工作,感觉就像是成为了另外一种什么东西的一部分。

我真正要问的问题是:Kool-Aid 饮料在哪里?

谷歌办公室图片来自 albertbredenhann,来自: 外刊IT评论

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