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va 开源 微软 Android HTML5 linux shell 程序员 wordpress Python centos Windows Ubuntu php apache nginx Firefox linux命令 google mysql

雅虎首席产品官Blake Irving:打造个性化产品的“架子鼓手”

两年前,正当Blake Irving(以下简称Blake)还在将大把时间花在Malibu海滩冲浪时,时任雅虎CEO的Carol Bartz将他聘请到雅虎担任首席产品官。如今,这位业界老兵正带领着雅虎的产品部门乘风破浪,接受来自各方面的挑战。作为一名曾供职于微软15年并一度担任副总裁负责Windows Live、喜欢冲浪和打架子鼓的产品管理者,Blake一直给人以神秘的色彩。而在2012年情人节这个浪漫的日子里,当Blake造访雅虎北京全球研发中心时,《程序员》不失时机地与Blake进行了一次约会,以期揭开其产品管理工作的神秘面纱。

《程序员》:您之前一直在微软负责社交网络方面的工作,后来为何要加入雅虎呢?

Blake:在过去的12年里,我一直都是和社交网络打交道。其实社交网络就是沟通、与对你非常重要的人实现沟通。从1981年开始,我就进行与沟通有关的研究,在微软做的MSN以及后来的Windows Live,也是和沟通交流有关。

事实上,我并不把自己的工作看作是所谓的事业,而只是觉得我做的就是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在参加了MSN等应用的开发之后,我就感觉到自己停不下来了,因为这能给全球数亿人的生活带来积极的变化,所以我还想继续这样做下去,而雅虎是唯一一家可以让我继续这样做的公司。


雅虎北京全球研发中心总经理张晨和雅虎首席产品官Blake Irving

《程序员》:在加入雅虎时,您提出要改变它的一些理念和文化,那么这段时间都做出了哪些改变?

Blake:我所带来的变化,就是为公司建立一套长期、稳健、清晰的产品战略。这套战略让我们不再是一味防守,而是要主动进攻。雅虎是一个全球品牌,有它自身的价值,但由于种种原因,在过去有一段时间比较艰苦,在市场上也不那么活跃。实际上,我在2000-2007年就一直与雅虎有接触。我理解雅虎人,鼓励他们重新打起精神,变得更为敏捷、快速。而现在,我们的某些产品,比如Livestand,推出之后,每个月都会发布新功能,这反映出我们的反应速度是非常快的。此外,我们也在积极倾听用户反馈,把产品和销售部门进行了调整,并加强了全球研发平台的协作。

《程序员》:能具体谈谈这套产品战略的情况吗?

Blake:雅虎始终将自己定位成一家数字媒体公司,因此,我们的产品战略都是在此基础上制定的,这套产品战略可以用“一个中心、五个基本点”来形容。“中心”就是我们的产品愿景和使命—构建深层次、个性数字化的用户体验。接下来我详细谈谈五个“基本点”。

  • 第一,基于科学研究和数据分析创造个性化产品和服务。每个用户都是不同的,只有充分了解用户,才能提供深层次的个性化用户体验。我们拥有一套强大的数据分析系统,用于更好地了解用户的兴趣和意愿,并通过对搜集到的大量数据进行处理,以实现用户体验的个性化。最新的名为C.O.R.E.(内容优化与关联引擎)的技术,让雅虎用户无需登录即可享用该服务。
  • 第二,打造用户喜欢的优质产品和服务。虽然我们认为单靠雅虎一己之力,还不足以构建数字体验时代的生态圈,但我们所有并运营(O& O)的网站可以提供不容错过的用户体验。
  • 第三,优先开发移动产品和服务。来自各方面的数据都在彰显,移动终端市场正在迅猛增长。我们首先会为主流的移动平台定制产品和服务,之后会将相关技术运用到PC中,以实现跨终端的无缝用户体验。对我们来说,移动是一个激动人心的创新区间,而且它不会削弱固有的基础。
  • 第四,用于真实关系的精确高效的社交模式。与传统社交模式(即“一对多”甚至“一对无限”的沟通模式)不同,首先,这套模式是一种现实生活中的社交模式;其次,这种模式可能产生高出一对多模式百倍的共享资源;此外,相较于无特定内容背景的大范围交流,人们更倾向于进行有特定内容背景的小范围交流。
  • 第五,构建数字体验时代的媒介生态系统。过去,雅虎是一个拥有亿万读者的出版商,而今,我们希望建立一个产业生态圈,携手成千上万的“发布者”,实现从媒体向内容发布平台的可持续发展商业模式过渡。


Blake认为打架子鼓与产品管理是相通的

《程序员》:您也提到了,雅虎是一家数字媒体公司,而又为何注重技术?在您眼中,是如何看待产品与技术的关系的?

Blake:任何一家媒体公司转向数字时代时,依靠的就是深入的科学和技术。我们每月有7.3亿用户,396亿浏览量,60亿页面搜索量,393亿封邮件,230亿个数字化广告。每天的Hadoop活动达到了576亿,Hadoop数据每天增长15TB。可以说,作为一家数字媒体公司,雅虎的数据规模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必须依靠强大的技术能力才能保障产品的正常运营。

《程序员》:在工作之外,您平常特别喜欢打架子鼓,这些兴趣对您的工作风格有何影响?

Blake:在进行架子鼓演奏时,我需要和一个很大规模的乐队进行合作。作为鼓手来,我决定整个音乐的快慢节奏,但同时又要让那些独奏者、让其他乐器表现出自己的风采。这就像在工作中那样,我给其他人打下一个基础,让别人去尽情发挥。实际上,鼓手基本上都是藏在后面,一般人都发现不了。

《程序员》:您在大学里修的是文科类专业,现在却在一家技术公司做产品管理方面的工作,可以说更偏技术,您是怎样做到的?

Blake:在美国,像我这种情况,一开始学文科,之后做技术,虽然不是特别普遍,但还是为数不少。我大学时并不知道自己将来到底要做什么,只是后来才慢慢对技术产生兴趣。但在中国,情况就不同了,要想搞技术,必须得上大学读这个专业。
技术是非常重要的,可以影响很多人的生活,无论是互联网技术也好,还是太空技术也好。而这些技术之所以能够有这么好的发展,很大程度上并不是因为从事这方面工作的人在大学里学的就是这个专业,而更多的是出于对这件事物好奇的人选择以此作为自己终身的工作。我年轻时其实有很多选择,可以当音乐家,可以搞艺术,可以做技术。最终的选择你也知道,我还是对技术情有独钟。

延伸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