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ql Firefox Ubuntu wordpress linux 微软 centos HTML5 apache 开源 Android linux命令 Python nginx java Windows php google shell 程序员

极客之王林纳斯-托瓦兹(Linus Torvalds)捍卫他穿浴袍编程和辱骂其他程序员的权力

编程界向来是叛逆主义者的天堂。他们的英雄们,比如林纳斯-托瓦兹(Linus Torvalds),才华横溢,刚愎自用,粗鲁无礼。他们说他们想说的,穿他们想穿的,对着电脑大嚷大叫。

这些人应该学会表现的和气些吗?随着在Linux内核邮件列表——Linux开发运动的虚拟家园——里一个位英特尔(Intel)公司程序员公开呼吁大家应该表现出职业素质,一场热烈的讨论随即在Linux程序员中爆发了。

linus-eff-you-640x363

托瓦兹,这位具有传奇色彩的Linux内核创建者,周期性的会制造出一些对他看不顺眼的程序员或科技公司大爆粗口的新闻。去年,因看不惯SUSE Linux开发人员对安全问题的处理方式,他骂他们是一群白痴。几个月前,在一次有录像的演说中,他潇洒的向Nvidia公司竖起中指,并称它是见到过的最糟糕的公司。在周五,托瓦兹指责一个给Linux开发补丁包的程序员(Greg Kroah-Hartman)为一个被人踩来踩去的脚垫。“你应该学会大声斥责那些人”,他写到。

这邮件刺激了一个叫Sarah Sharp的程序员的神经,她在英特尔负责开发对Linux USB 3.0的支持,她给Kroah-Hartman发去了她开发的补丁包。

“太过分了,不是吗?兄弟们,”她写到。“这是我们为促进社区稳定应该做的吗?林纳斯-托瓦兹怂恿人身攻击和暴力。暴力,不论是人身攻击还是语言威胁还是语言侮辱,都是不可接受的。请在邮件列表里保持起码的职业道德标准。”

Sharp还在她的博客the Geekess里发表了一篇文章,邀请更多的人发出声音。她还列举了邮件列表里其它一些她发现的不可接受的粗言秽语的例子。

人们的反应各异,有的支持Sharp,有的站在林纳斯-托瓦兹一边。

“感谢你为社区里的文明用语挺身而出,”Jacob Helwig,一位波兰的程序员写到。“绝对没有任何理由去斥责人们,伤害他们,威吓他们…,尤其是对那些向社区贡献代码、提供帮助的人。”

好言好语不管用,要给那些程序员有力的一击,因为程序员都很懒惰。“他们需要用鞭子抽。如果你想在这里混,你就必须要厚脸皮。”

托瓦兹起初试图将Sharp的抱怨轻描淡写处理掉。“这样才对,”邮件列表里一封发给Sharp的邮件里他写道。“Greg Kroah-Hartman的事给了你很好的教育。你还在控制你的情绪。现在,释放你的愤怒吧。只有你的憎恨能打败我。来到我们黑暗的世界,Sarah,we have cookies。”

但Sharp的愤怒并未这么被轻易的平息:“林纳斯,”她抗议说,“在语言辱骂和公开伤害他人的感情方面,你是恶贯满盈的一个。”

“说实话,我鄙视表现同情和友好,”托瓦兹回复说。“事实上,人们应该清楚我做事的风格。我不能只会说‘请别这样’,因为人们根本不听,我已经坚信,诚实的公开的表达自己的情绪是有好处的。因为通过邮件来了解一个人是他妈的太难了,你需要在邮件中表现的更诚实,更开放。平时我还算是个和气的人,但不总是。”

托瓦兹为他周期性的爆粗口辩护,Sharp抗议他没必要的粗鲁和对他人的伤害。不要走开,辩论还在继续。

2004_01_21_www_users_on_net_hyadsl1_linux_Linus

“在空手道和其它体育中,如果对手躺在地上不动,你就该停止,”她写到。“在邮件里你看不到对方。你不知道在第一回合无声的交锋中他已经被打倒。你完全不知道你是否错误的估计了对方心里承受能力,你彻底让他们能力透支着去纠正那些技术上的错误。在有其他人有能力接受这些重担前,请先让他们卸下担子:我之前也被人用粗口对待过。我不接受你的狡辩,任何人都不该这样。告诉我——礼貌的——我们什么地方做错了,我会修正。你不需要咆哮,对我指名点姓,说SHUT THE F*** UP!”

已是周一晚上,整个Linux社区都在支着耳朵,希望看到托瓦兹最终让步,或只是承诺和善些。

没门。持有“极客之王(King of Geeks)”金匾的这个人誓死捍卫用他自己高兴的方式统治他的世界的权利。

“我关心的是,我们的邮件讨论是为了让大家能合作开发——因为大家情况各异,”托瓦兹辩解道。“而不是说要大家相互取悦。我可以向大家保证,我还会继续咒骂。对我而言,我关心的是在这种不同的文化习惯下大家如何合作,而不是如果让每个人都快快乐乐,围着篝火高唱欢歌。”

你喜欢哪种方式的讨论,是和气融融式的,还是‘你在骂我’式的?

你希望我表现的有‘职业素质’些,我可以告诉你,我对‘职业素质’不感兴趣。我在家里穿浴袍办公。我也不会带领带,我不会遵守那些假冒的礼善,这是虚伪,办公室政治,表面一套背后一套,消极对事,没用的口号。你想表现的很有“专业操守”些,结果是:这些程序员会干出各种下三烂的事情,因为他们总喜欢用通过一些不正常的方法来实现他们的一时之需。

在托瓦兹的世界里,他写了这些代码,这些代码是他生存的根本。停止咒骂?这就好像试图提交一段他永远不会批准的代码修改。

[英文原文:King Of Geeks Linus Torvalds Defends His Right To Code In His Bathrobe And Curse At Other Developers ]

延伸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