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ql linux命令 centos Windows php Android 开源 HTML5 Python apache 微软 Ubuntu shell 程序员 google Firefox wordpress linux java nginx

Linux什么时候才能足够完美?

Linux什么时候才能足够完美?

前几天,我的同事Ken Starks在FOSS Force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内容依然是他喜欢谈的老调:在 Linux 上掉链子的倒霉玩意儿。这次他抱怨的是在 Mint 上使用 KDE 时出现的字体问题。这种文章不是 Ken 第一次写了。过去他写过一堆文章来抨击 Linux 不同发行版上一直未曾修复过的问题。他认为正是这些在数个正式发行版中都未曾修复的问题导致桌面版 Linux 系统在大众面前黯然失色。

或许他也许是对的。

圣诞节的时候,我给舍友买了一台运行 Android 操作系统的全新第二代 Nexus 7平板电脑。这个Android 操作系统就是基于 Linux 核心定制开发的,开箱即用,不需要做任何配置。他已经用了7个月了,每天都要用上几个小时。据我所知,他还没有发现任何需要修复的小毛病。

iPhone 和 iPad 让苹果公司赚得盆满钵满,但主要原因是高价格政策。在市场份额上,苹果设备远落后于安卓设备。而事实已经证明,微软公司的 Windows 平台也并不是曾经的那个不可战胜的巨人。即便他们通过与 CBS 合作,在电视广告和突出产品上花了大价钱,电视剧里所有的移动设备都运行Windows 设备,但回头去看市场份额的时候,还得打个星号。

换句话说,移动端上 Linux 是赢家,因为 Google 让 Android 手机开箱即用,不用配置。

今天普通的计算机用户不希望去处理任何计算机内部的问题,希望上手就能把事儿办利落了。这是可以理解的,这跟普通的车主一样,他们就想开车,不想也不在乎车的原理是什么。有些车主会去修理车修车,检查机械故障,计算机用户也会把他们的设备带去维修店修理,他们并不关注是硬件出了问题还是软件出了问题。他们就希望这货能赶快修好。

它并不是一直都这样

早在2002年的时候第一次在电脑上安装了 GNU/Linux 系统。那个时候,我像大多数美国人一样,使用拨号连接上网,我所在的小地方还没有普及宽带。我在当地的一家百思买商店花了大概70美元买了一套压缩包装的 Mandrake 9.0系统。那个年代,就能在百思买能买到 Mandrake 和 Red Hat 两个版本的系统,其中 Red Hat 依然在桌面系统行业里活跃着。

很早很早以前,Mandrake 被人们看作是最简单易用的 Linux 发行版。它容易安装,有些人觉得它比Windows 还容易安装;它的分区工具非常好用,能够跟切馅饼一样给磁盘分区。有些 Linux 老用户有时候还公开调侃 Mandrake,说它太好用了,以至于让 Mandrake 越来越没有 Linux 的样子了。

但是我对其情有独钟,并且发现这里面别有洞天。再也看不到蓝色的恶心屏幕,也不会每天都遇到Windows 家常便饭一般的系统崩溃。但是,有一些在 Windows 上还能凑合使用的外部设备也一齐不能用了。

安装完 Mandrake 系统后第一件我不得不做的事儿就是去找 Dragonware Computers 公司的Michelle,把电脑上便宜的 Winmodem 换成一个硬件 modem。换一个硬件 modem 意味着电脑的翻译速度能够提升一点。但是,电脑商店离我家40英里,确实有点不方便,而且价格也真得不便宜。

但我就是这么任性。我不必再去被微软折腾,我使用了一个似乎“另类”的操作系统,但这个操作系统让我用得舒爽,让我感觉自己是一个棒棒的计算机天才。

打印机确实是个问题,但对于 Mandrake 系统来说,还算不上大问题。比起其他大部分发行版来说,至少 Mandrake 不需要使用命令行来安装打印机。Mandrake 系统提供了一个时髦的图形界面,可以用来配置打印机,当然前提是你的打印机确实能成功连接到 Linux 上。事实上,谈不上大多数,但确实有许多打印机与 Mandrake 操作系统不兼容的。

我的 Lexmark 还在保修期,但生产商已经不提供售后支持了。在 Windows 上使用了,它的噪声比其他任何打印机都高。但是,我还是找到了一个能让它勉强在 Linux 上使用的开源驱动。在火狐浏览器里打印网页时它还可以正常运行,但是在 Star Office 里打印很小的字体时,打印出来的内容都会挤到纸的右上角。这个打印机还会发出一些非常响的机械噪音,让我想起汽车要报废前传动轴的声音。

解决 Star Office 问题的方法是:把所有内容保存到一个 TEXT 文件中,并通过文本编辑器的打印功能来打印。那怎么处理打印机提示进入自毁模式的噪声呢?我的方法是:别打印太多就行了。

类似的问题比比皆是,实在太多了,很多我已经记不清楚了。

但有一个问题我还记得:虽然 Mandrake 系统显示已检测到声卡并且成功安装,但开箱后声卡无法工作。我花了好几天在论坛里寻求解决办法,但一直没有找到。最后,有一个人给我说:可能是权限问题。我赶快去看,然后果不其然,他说着了!Mandrake 安装声卡时所设置的权限中不包括允许声卡在用户账户中使用。这个问题又是一个本应该在发行版正式发布前就应该修复的问题。相比今天,2002年的时候,这套包装简陋的系统盘还卖70美元,像这种情况,小问题更应该早就解决的。

哦,对了。我还有一个串行接口的扫描仪,买了这台扫描仪两个星期之后我换到了 Linux 系统。现在这个扫描仪用来垫床底了,因为直到今天 Linux 上还没有适配的驱动。

但我想说的是,那个时候这些都不是事儿。我们大多数人都早已经习惯了去摆弄配置文件等。即便是使用运行 Windows 产品的与 IBM 兼容的电脑,我们也不以为然。像那个时候大多数的用户一样,我从零开始学习 DOS 指令。那个时候每个软件都要单独配置一次打印机,而且那个时候是个人就要学会如何编写一个简介的能自动执行的.bat文件。

搞明白操作系统内部的工作原理是拥有一台计算机的必备技能。那时绝大多数使用计算机的人要么是个电脑爱好者,要么是想变成电脑爱好者。我们有能力搞明白并且让电脑为我们所用,为此我们也觉得很得意。早年有一些男孩子总会在星期六下午摆弄骑车零部件和肌肉,我们就是他们的高科技版。

但是今天,绝大多数用电脑的人不再是那样的爱好者了。

今天的计算机用户要求其实很简单:开箱就能用,没有任何问题。他们根本不想搞清楚 Hulu 或者Netflix 为什么不能上了,也不想搞清楚为什么有些字体在这个软件里显示正常,再另一个软件显示就不不正常了。安装完 Linux 后之后,他们尤其不想听到有人给他们说“啊,这个毛病很容易处理的”。就好像刚买的雪佛兰汽车在堵车的时候突然熄火了,点火开关坏了,你去告诉他“这个小故障我们有一天会解决的”。

我跟他们其实是一样的。虽然让我比较欣慰的是,我有能力自己解决这些小问题,而不用求助 Mint 或 Fedora 的开发者们,但是我不会自己立刻去处理。因为我自己手里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即便我闲下来无事可做,我也更愿意和网上的朋友们一起消磨时间,而不是浪费时间去摆弄我的电脑。

值得肯定的是,Linux 已经发生了长足的变化。尤其在近几年,你在笔记本上安装完一个 Linux 的主要发行版后,Wi-Fi 都能立刻正常工作。而且,大多数时候把打印机的 USB 线一连上电脑就可以马上使用。但是,Linux 还是有不少磨人的小问题,而这些小问题按理说早就应该就解决了。

除非,像我朋友 Ken 这样的用户继续抱怨下去。

延伸阅读

评论

  1. Linux在后端服务这一块做的挺强的,还是做好这一块吧。至于前端与客户直接接触这一块市场,就别搀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