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inx 微软 java Python 编程 linux 云计算 程序员 Ubuntu Windows Firefox google mysql wordpress apache centos 开源 Android php shell

安卓創始人Andy Rubin:要把互聯網現實化

人工智能和物聯網已經到來。Andy Rubin 想讓它們在一起好好玩。

加州 PaloAlto 市的正中心有一棟巨大的倉庫,天花板有三層樓高,至少有 15,000 平方英尺的開放空間。Google、Facebook 和 HP 就誕生這個地區。這座建築是地球上最有價值的房地產的代表。在這個建築的內部,一組工人正在安裝隔音玻璃,進行重建。如果 Andy Rubin 和他的支持者們實現了目標,社會和企業不僅是對數據、計算、互聯網的認識發生巨大變化,甚至對周圍世界的運行方式的認識也會發生巨大變化,而這棟杏黃色的前罐頭加工廠將會成為這些巨大變化的 “原爆點”。

安卓创始人Andy Rubin:要把互联网现实化

                Andy Rubin 的 Playground:建设中

十年或二十年之後,或許更短的時間之後,我們回顧如今的互聯網,會為它的原始狀態竊笑。2016年,我們會告訴孩子並沒有實際的互聯網。我們會將 2016年 視為階段更叠的開端—— 這種變化無異於 2001年 谷歌搜索的異軍突起,或是 20 世紀 80年 代中期電腦運算的出現。2016年 將會被人們銘記,因為在這一年裏,互聯網突破了黑色玻璃屏和熒光顯示器的限制,將現實世界也包括了進來。它被稱為驅動互聯網( Actuated Internet) —— 現實世界對象的良性循環、大規模人工智能,以及能操控我們生活中一切有價值的事物的命令與控制。 Rubin 和他的合夥創始人 Bruce Leak、 Peter Barrett、Matt Hershenson 打賭他們名叫 Playground 的新公司將在實現這一目標的過程中發揮核心作用。

一個陽光明媚的春日,我采訪了 Rubin,他帶我參觀了 Playground,我們一起討論了他的長期目標。《Wired》 雜誌最近發表了一篇文章,簡要介紹了他那野心勃勃的計劃。受這篇文章的吸引,我計劃采訪 Rubin。矽谷大部分的人都知道 Rubin 是安卓系統的創造者。安卓系統是谷歌公司為了應對蘋果公司嚴格控制的 iPhone 操作系統而推出的開源操作系統。但是 Rubin 在本質上是一個發明家,他發明了機器人、軟件代理、新型硬件設備。在 Playground,Rubin 和他的工作團隊正在建設一種新型工廠——在拐角處提前建一個世界,然後創造能在這個世界中蓬勃發展的產品和公司。

安卓创始人Andy Rubin:要把互联网现实化

                  图: Playground 的一个机械车间

Rubin 帶我參觀了 Playground 目前的工作場所 —— 空間小一點,旁邊就是一個正在建設中的 Playground 新建築的展示模型。他對 Playground 裏的公司了如指掌。Playground 裏有一部分公司是用創業基金投資的(它從 Google、HP 和其它公司籌集了 3 億美元),有一部分公司是孵化項目(它投資了 14 個公司,以後還有更多此類投資,其中七個公司的辦公場所就在 Playground 的總部),還有一部分公司是全方位服務設計及快速原型工作室。Playground 所投資的公司可自由使用經驗豐富的程序員、工業設計師、價值數百萬美元的電腦車床和 3D 打印機。實際上,他們創造新產品和創辦新公司時可能會需要的一切資源,這裏差不多都有。

這就引出了一個問題:究竟是什麽樣的宏偉目標能將這些公司維系在一起? 《Wired》雜誌上的文章嘗試進行分析,它認為 Rubin 的新目標是創建一個 AI 驅動的新計算平臺——的確,Rubin 創建 Playground 的背景是這樣的,他告訴我,差不多每隔 12年 左右就會出現一種新的計算平臺。20 世紀 70年 代出現了命令行,80年 代出現了圖形用戶界面,90年 代出現了網絡,21 世紀初期出現了移動互聯網。大家都在密切關註下一個計算平臺是什麽,《Wired》雜誌認為是人工智能服務,但是我不確定這種說法是否全面。

Rubin 告訴我,他的願望不是實現這個計算平臺。他知道,若自上而下來實施如此復雜的生態系統必定會失敗。他的願望是,在人工智能服務出現之前先做好準備——正確的地方,正確的時間,有適當的公司、團隊和基礎設施。 幾乎每個大科技公司都在人工智能服務上投入了龐大資源。Rubin 想做的是創建一些公司,等到人工智能服務出現的時候,這些公司已經具備一定的規模了。 

Rubin 投資的那些公司將數字技術和模擬技術結合起來——將數字世界的魔力滲透進現實世界,再將現實世界的魔力反饋回數字世界。我們使用這種綜合技術可以操控的事物越多,就越接近 “現實化的互聯網”——有了它,不僅可以計算整個世界,而且可以操控整個世界——將互聯網與實體相結合,我們似乎有了控制世界的魔法。

Rubin 提醒我,VisiCalc 是第一款電子表格應用程序,VisiCalc 在 Apple II 上成功要比 MS-DOS 和 GUI 平臺的發展早很長時間。一旦這些平臺具備了規模,電子表格就成為一個龐大的產業,它孵化出許多大公司,如微軟和 Lotus(不管怎樣,起碼在一段時期內是這樣的)。在某種程度上,Playground 的目標就是為不斷發展的人工智能和物聯網創造出 VisiCalcs 這樣的產品。

使用可計算的數據和流程來操控實體世界,正是這個需求將 Rubin 投資的各個公司緊密結合在一起。Playground 內的大部分公司都生產實體設備——可以控制現實世界的硬件,通過數據、傳感器、處理能力來進行控制。換句話說,Rubin 投資的那些公司將數字技術和模擬技術結合起來——將數字世界的魔力滲透進現實世界,再將現實世界的魔力反饋回數字世界。我們用這種綜合技術可操控的事物越多,就越接近 “現實化的互聯網”——有了它,不僅可以計算整個世界,而且可以控制整個世界——將互聯網與實體世界相結合,我們似乎有了控制世界的魔法。(畢竟 Robin 是 General Magic 公司早期的工程師)。

根據我們目前對網絡的理解,網絡是由無數個數字對象所構成——網頁、數據庫、應用程序,諸如此類。谷歌創建了一個可以索引所有數據的平臺,並且提供了一種瀏覽這些索引的方法,因而谷歌公司發展成為互聯網行業的龍頭。然後谷歌又創造了一些應用程序來利用這些數據——地圖、Finance,等等。

但是谷歌只有數字對象的數據。Rubin 將現實世界的所有物體都當成數據,有待於被提取、索引、處理、理解和操控。“互聯網目前是一個裝在罐子裏的大腦,” 他解釋道:“但是整個現實世界卻在這個罐子外面。” Rubin 的任務就是創造產品和公司將罐子內外聯系起來。Rubin 是這樣解釋的:從現實世界中提取數據,在雲盤中處理這些數據,然後再采取措施控制實體世界。

安卓创始人Andy Rubin:要把互联网现实化

那麽解決方案究竟是什麽樣子的呢?  Rubin 帶我參觀了 Playground 裏的幾個新公司,但是我不能在這裏介紹。我只能介紹很少幾家公司,比如 pHin,它是一個扔在遊泳池或浴缸裏的小裝置。它有什麽用呢? 它能從遊泳池的水中提取數據,然後將數據發送到 pHin 公司總部,在那兒分析遊泳池水的化學成份,判斷遊泳池還需要哪些化學物質,然後將這些化學物質定制成一個 “洗衣丸”。只要把 “洗衣丸” 扔進水裏,就能將水的 PH 值調整到完美狀態。你不知道你家的遊泳池在 Actuated Internet 上還是一個可計算的對象吧?

還有一個例子:uAvionix 是工程傳奇 Paul Beard 創辦的一家公司.Paul 是一個發明家,他名下的專利不勝枚舉(比如,其中一個是制造 DVR 的專利)。

安卓创始人Andy Rubin:要把互联网现实化

                  uAvionix ping

uAvionix 利用美國聯邦航空局使用的硬件和流程來定位空中的飛機,並與之進行聯系。原來的系統是一個復雜的老式系統,需要安裝一個 8 磅重的雷達應答器,uAvionix 將其縮小成一個 8 克重的裝置,叫做 Ping(如上圖)。他為什麽要這麽做? 這樣一來每架飛機上都可以安裝一個 Ping。它不僅能夠解決近期發生的無人機撞上客機的事,而且能夠創造一個 “無人機互聯網”——用來識別、控制並最終協調空中、地面的所有飛行物(當然上面還有習機的有效載荷、歷史位置記錄、所有者等信息)。如果我們想讓無人機穿梭各地為我們送貨,我們就需要在它們內部安裝上互聯網,對不對?

Playground 還投資了一個公司叫 CastAR,這是一家隱秘的增強現實公司,它能使用眼鏡(對,就像是谷歌眼鏡)在現實世界的表面描畫高度逼真的三維視覺效果(通常與空間裏的 Magic Leap、Oculus 及其他設備集成在一起)。他還為我演示了 CastAR 技術和幾款遊戲程序。雖然遊戲案例也令人興奮,可一旦將其小型化並與強大的人工智能平臺相連,這才是該技術真正激動人心的最終效果。我認為增強現實技術要比純粹的虛擬現實(Oculus 的範圍)難度更高,功能也更強大。CastAR 的定位不僅要用簡單的應用程序(沈浸式遊戲 VisiCalc)取得初步成功,而且一旦市場成熟了,它還要成為運行一切增強現實產品的標準平臺(增強現實的微軟)。

Playground 的其他投資還包括深度學習基礎設施、健康分析應用軟件、智能 Wifi 設備等等。Rubin 才剛剛起步,等到夏天,他把那棟杏黃色的前罐頭廠完全重建好了,能夠創建更多的公司、創意和產品。畢竟 Robin 有幾億美元的資金,而且肯定還會有更多的資金。一旦 Playground 有了起色,Rubin 計劃開放源代碼,使整個生態系統都建立在現實化的互聯網之上。

如果一個基於人工智能控制的強大的互聯網能夠成為現實,我們應該感到欣慰。這個互聯網將與實體世界緊密結合,我們還須仔細思考它的核心理念。這樣的互聯網很容易被壟斷,緊緊控制在少數幾個公司的手中。但是還有一個更好的選擇。它也可以是散亂的、強健的、開源的,就像當初基於 HTML 的網絡那樣,或是像 Robin 的安卓操作系統那樣。我們支持開源——並且讓我們很高興的是 Rubin 也支持開源。

延伸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