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员 nginx Windows 开源 java 编程 shell 微软 wordpress centos Android php Python mysql linux Ubuntu apache 云计算 google Firefox

互聯網正發生模式變革

林仕鼎。我們的老朋友,大數據高手,跨界思考者。

  林仕鼎:自從峰哥發了我們聊“中醫和偽科學”文章後,我就成“江湖郎中”了。人稱祖傳老中醫,專治大數據…

  程苓峰:哈哈。我本來在微博上只說科技,後來說文化和宗教上的感悟,不少朋友就說我“神叨叨”的。我有次就問王興:我是不是神叨叨的?他白了我一眼說:你喜歡的話,管別人幹嘛。我對跨界話題是情有獨鐘。科技和人文之間,應該可以隨腳出入。

  林仕鼎:這回聊回正題吧。談技術和產業。

  程苓峰:談你的專業吧。到今天為止,所謂的雲計算、大數據都沒給我帶來太大驚奇。

  林仕鼎:可能驚奇就要來了。

  在過去的商業模式裏,網站在內容邊上放廣告,用戶看內容就附帶瞟一眼廣告,一定比例會點擊,這樣網站就賺到錢。PV 越多,錢就越多。網站自己沒廣告客戶,廣告聯盟會幫你。這就是現在互聯網主流的商業模式。

  但在新的商業模式裏,你不是一定需要一個 PV 以及在這個 PV 上的廣告才能賺錢。比如你的應用吸引了一個用戶的註意,他停留一秒鐘,這一秒你獲得了他的信息比如說位置。通過你開放的 API,這個用戶去到的下一個應用獲得這個位置信息,為這個用戶提供個性化內容,然後用戶在這個應用裏下單買了東西。於是,這個應用就要把一部分收入分成給你。

  可能還有其它應用通過開放的 API 向這個發生交易的應用提供了有價值的信息,幫助它獲得這個單子。那這些有貢獻的應用都獲得分成。

  程苓峰:就是說,網站們都可同時介入到交易裏,成為一個交易的一部分。但在以前,它們只能靠一個 PV 和一個點擊來賺錢。

  林仕鼎:註意到沒有?以前是廣告,而現在是交易。廣告預算是成本,而交易是收入。

  程苓峰:成本記入市場費用,比例和總量有上限。收入分成就不一樣,空間大得多。這也是搜索廣告的優勢。但這和大數據、雲計算有什麽關系?

  林仕鼎:如何判斷哪些應用提供的數據對最後的成交有用?如何對眾多應用提供的海量數據進行分析,提煉出價值點?這需要在後臺綜合存儲、計算進行分析、決策,這就是雲計算和大數據在幹的。具體說:

  1、雲能方便的把數據儲存到後臺。雖然以前也能做,但技術門檻和成本高。雲存儲平臺的出現使得二次開發更簡單,從而帶來後臺數據存儲能力的普及化。

  2、雲是資源的聚集。把超大規模的服務器整合起來,獲得前所未有的處理能力和數據規模。物聯網很早就有,直到雲計算出現才有突破。因為物聯網只是收集數據,這只是第一層面,要達到能利用的程度則需要數據處理,而且要處理的數據不僅僅是單個數據源,需要很多數據源進行交叉分析。

  比如想要通過攝像頭跟蹤交通肇事者,需要把周圍若幹個攝像頭的數據放在一起分析。如果要找到這個肇事者的活動規律,還需要把可能的攝像頭的數據進行全量的綜合分析。如果要確定這個人的身份,還需要把這張臉放到存著所有道路行人臉譜的雲資源庫裏去匹配。這些數據處理對資源、技術的要求非常高,直到雲計算和多媒體技術有突破才變得可能。

  3、處理數據的方法也有變化。以前數據不多,得拼命優化算法。現在的數據量足夠大,算法可以不那麽精確。事實都藏在數據裏,只需要把它找出來。而以前要去猜,容易猜錯。

  程苓峰:感覺移動的興起對這個有幫助。

  林仕鼎:手機最大的特點是以用戶為中心。一個手機對應一個用戶,包含位置、聯系人、看過什麽等等所有信息。以用戶為中心,就能夠方便地把屬於一個用戶的散亂在不同應用裏的信息集合起來,雲還能幫忙分析這些信息。

  以前的時代,內容的組織不以用戶為中心。所以主要商業模式是廣告,跟內容相關而不是跟用戶相關,碰上誰就是誰,不精準。

  但移動帶來變化。一是數據的整合,屬於同一個用戶的數據都可以關聯在一起。二是使用場景的連續化。在 PC 時代,使用場景是被服務割裂的,也被線上線下割裂,今天通過手機可以把不同功能按照人的維度來組織。按照用戶的使用場景來組織應用的功能,而不是提供若幹個單一的功能等著用戶來選擇。

  程苓峰:所以在手機上,傳統的比如廣告天然就不太奏效。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邏輯。

  林仕鼎:手機屏幕小,鋪廣告不太有效。但因為手機可以介入消費、參與交易,這就有了更多獲利可能。這對產品設計也提出新要求,我們要參與到產生需求、分析需求到滿足需求的全過程,跟著這個人去跑一遍他的行為軌跡,把服務以用戶這個中心來組織。

  廣告這種模式是很機械的。眼球要停在內容上,才能在旁邊放廣告。手機上的機會是介入交易,只要你能跟上用戶需求的不斷形成和發展的軌跡,你的空間要大得多。當然,對後臺整合這些數據和需求的技術挑戰也大。

  程苓峰:看來站長們的思路要變一變了,PV、停留時間這些傳統的衡量指標也要變。

  林仕鼎:最重要的是開放,這是發展趨勢。以前是自己的 PV 放自己的廣告,沒有 PV 就沒收益,而 API 的訪問並不一定是一個真正的用戶可見的 PV,可能賺不到錢,所以站長對它沒興趣甚至排斥。但如果 API 的調用可以被下遊看到,可以介入到交易流程中,可以體現價值並分到錢,事情就不一樣。

  可以再多想想,現在已經很少有網站自己在管理廣告主了,一般都是把廣告位出租給廣告聯盟,這其實也是一種 API 化,把功能細分,然後通過組合來完成一件事。

  各自為戰,通常是零和遊戲。大家綁在一起,才有錢賺。這也是新的意識形態,帶來新的商業模式。

  程苓峰:這些後臺涉及到的打通各個應用的大數據的分析技術,聽起來很誘人。

  林仕鼎:這只是第一階段,還有第二階段,跟物聯網結合起來。

  等我們把數據都匯總了,把可能出現的東西都了解到,反過來還可以重構現有的東西。比如,把所有城市路口都裝上攝像頭,我們能知道什麽時間什麽路段發生的車禍多,就可改變道路規劃、減少車禍發生的概率。

  這其實也就是互聯網思維——通過數據分析來了解用戶的使用情況,盡快改進提升用戶滿意度,並且不斷叠代跟上需求的變動。我們看到很多人在說互聯網產品“唯快不破”就是這個道理。粗糙的 1.0 版本先出去,通過用戶使用了解不足,調整改進,出 2.0,不斷重復這個過程。在瞬息萬變的時代,沒有人能在最開始的時候就做到靠譜,但通過用戶反饋不斷改進,能越來越靠譜。

  但在以前,這樣的思維很難影響到傳統的線下產品,因為線下用戶的需求、偏好和活動都沒法紀錄。當我們有了傳感器、攝像頭和移動設備,叠代開發在傳統領域也可行。攝像頭隨時記錄人和車的行動,物聯網把數據返回後臺匯總、計算,結果通過物聯網反饋到現實世界,比如隨時改變一個交通路口紅綠燈的時間調節。

  程苓峰:物聯網把物理世界數字化了,可以享受到互聯網的進化方式和進化速度。

  林仕鼎:這就是我常說的“三位一體”。移動互聯網和物聯網這些設備提供的是交互和連接的能力,最主要的是產生數據,而雲則存儲並處理這些數據,大數據提供的是處理方法。

  程苓峰:現在還有個說法,叫“雲物移大智”——雲計算、物聯網、移動、大數據和智慧城市。

  林仕鼎:本質上還是設備、雲和大數據的三位一體,通過連接產生數據、通過數據處理產生智能或者說是感知,然後再把結果反饋給用戶或環境。

  再往後,技術變化還可能推動社會組織架構的變化。政府該做什麽,設立什麽部門管理什麽事情在什麽時候管,都可以用類似互聯網的方式去改進和叠代。當然,這有個前提,我們需要把盡可能多的數據都收集起來。

  這也是這一波的科技革命比以前更深遠的原因。IT 的出現把信息電子化,互聯網把傳播速度變快,現在的雲和移動已經影響到了人的真實生活。而物聯網和大數據,還可以把物理世界加以改造。一波的影響力比一波大。

  在這個背景下,很多行業都會變化,互聯網的邏輯和思維將會在傳統行業長驅直入、所向披靡。比如現在談電商對零售、對金融的變化,實際都一樣。雲提供了隨處可訪問的服務能力,可以把從服務提供方到服務消費方這一路徑上的所有環節都消除掉。通過數據匯總和大數據分析,把用戶需求匯總,反過來指導服務提供商。

  所有變化都一樣,使服務提供方直達消費方,並且匯總消費方的需求指導服務方來改進。這也就是 C2B。

  確切來說,C2B 不是一個電商名詞,而是一種互聯網模式。這個服務不限於商品,市政服務也可以根據大眾的需求來定制和變化。

  程苓峰:總結一下,數據的產生靠物聯網和移動設備,後面是雲和大數據的技術來分析這些數據,於是可以更深入了解用戶需求,然後根據需求反過來指導生產。

  林仕鼎:這個過程中,網站或者應用的商業模式會改變。以前以內容為中心,將來以用戶為中心。所有的網站和應用都圍繞用戶需求,都介入到交易流程裏去,都分享數據。

  程苓峰:我做媒體也有這個體驗。以前的新聞網站都是以內容為中心,比如科技頻道、文化頻道。但我的雲科技就是以用戶為中心。不僅說科技,也說文化和宗教、養生。而且高端、核心讀者非常喜歡《聽老師講經》這個系列。談宗教、談人性的文章的打開率比談科技的更高。我圍繞這群人的興趣制造內容,而不局限在一個垂直的內容領域。

  雲科技一篇文章的打開率在 30-40% 之間。而一整本雜誌幾十篇文章,值得被一個讀者讀的也就三四篇。門戶某個頻道,每天更新幾十篇文章,但人均 PV 是四個左右。新的媒體形式,打開率是可能更高的。

  林仕鼎:這就是 C2B,通過數據了解用戶需求,需求反過來指導生產,這樣的效率是最高的。

  還有一個相似的故事。在 VC 圈,聽說著名的徐小平徐老師,投項目有個特點,坊間稱為“瞎投”,但成功率高。一般說 VC 是看領域,選項目。但徐老師反過來操作,他對具體領域不是太懂,但他知道能把項目做成的肯定是優秀的人,那就去找最好的人,看人給錢,一次不成再給一次。人靠譜,無論做什麽項目,成功機率總會高一些。

  這也就是以內容為中心 PK 以人為中心。

  程苓峰:真是個新時代。傳統思維和模式被顛覆。

  林仕鼎:技術帶來新一波革命。雖然我們經常談中醫、談偽科學,本質上我還是個技術人員,能親歷這波革命真的自豪、激動。

延伸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