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efox apache nginx php Windows Python linux shell mysql 程序员 Android 云计算 java wordpress 开源 Ubuntu google 编程 centos 微软

在Linux上如何得到一個段錯誤的核心轉儲

在Linux上如何得到一个段错误的核心转储

本周工作中,我花了整整一周的時間來嘗試調試一個段錯誤。我以前從來沒有這樣做過,我花了很長時間才弄清楚其中涉及的一些基本事情(獲得核心轉儲、找到導致段錯誤的行號)。於是便有了這篇博客來解釋如何做那些事情!

在看完這篇博客後,你應該知道如何從“哦,我的程序出現段錯誤,但我不知道正在發生什麽”到“我知道它出現段錯誤時的堆棧、行號了! ”。

什麽是段錯誤?

“段錯誤segmentation fault”是指你的程序嘗試訪問不允許訪問的內存地址的情況。這可能是由於:

試圖解引用空指針(你不被允許訪問內存地址 0);
試圖解引用其他一些不在你內存(LCTT 譯註:指不在合法的內存地址區間內)中的指針;
一個已被破壞並且指向錯誤的地方的 C++ 虛表指針C++ vtable pointer,這導致程序嘗試執行沒有執行權限的內存中的指令;
其他一些我不明白的事情,比如我認為訪問未對齊的內存地址也可能會導致段錯誤(LCTT 譯註:在要求自然邊界對齊的體系結構,如 MIPS、ARM 中更容易因非對齊訪問產生段錯誤)。
這個“C++ 虛表指針”是我的程序發生段錯誤的情況。我可能會在未來的博客中解釋這個,因為我最初並不知道任何關於 C++ 的知識,並且這種虛表查找導致程序段錯誤的情況也是我所不了解的。

但是!這篇博客後不是關於 C++ 問題的。讓我們談論的基本的東西,比如,我們如何得到一個核心轉儲?

步驟1:運行 valgrind

我發現找出為什麽我的程序出現段錯誤的最簡單的方式是使用 valgrind:我運行


valgrind -v your-program
這給了我一個故障時的堆棧調用序列。 簡潔!

但我想也希望做一個更深入調查,並找出些 valgrind 沒告訴我的信息! 所以我想獲得一個核心轉儲並探索它。

如何獲得一個核心轉儲

核心轉儲core dump是您的程序內存的一個副本,並且當您試圖調試您的有問題的程序哪裏出錯的時候它非常有用。

當您的程序出現段錯誤,Linux 的內核有時會把一個核心轉儲寫到磁盤。 當我最初試圖獲得一個核心轉儲時,我很長一段時間非常沮喪,因為 - Linux 沒有生成核心轉儲!我的核心轉儲在哪裏?

這就是我最終做的事情:

在啟動我的程序之前運行 ulimit -c unlimited
運行 sudo sysctl -w kernel.core_pattern=/tmp/core-%e.%p.%h.%t
ulimit:設置核心轉儲的最大尺寸

ulimit -c 設置核心轉儲的最大尺寸。 它往往設置為 0,這意味著內核根本不會寫核心轉儲。 它以千字節為單位。 ulimit 是按每個進程分別設置的 —— 你可以通過運行 cat /proc/PID/limit 看到一個進程的各種資源限制。

例如這些是我的系統上一個隨便一個 Firefox 進程的資源限制:


$ cat /proc/6309/limits
Limit Soft Limit Hard Limit Units
Max cpu time unlimited unlimited seconds
Max file size unlimited unlimited bytes
Max data size unlimited unlimited bytes
Max stack size 8388608 unlimited bytes
Max core file size 0 unlimited bytes
Max resident set unlimited unlimited bytes
Max processes 30571 30571 processes
Max open files 1024 1048576 files
Max locked memory 65536 65536 bytes
Max address space unlimited unlimited bytes
Max file locks unlimited unlimited locks
Max pending signals 30571 30571 signals
Max msgqueue size 819200 819200 bytes
Max nice priority 0 0
Max realtime priority 0 0
Max realtime timeout unlimited unlimited us
內核在決定寫入多大的核心轉儲文件時使用軟限制soft limit(在這種情況下,max core file size = 0)。 您可以使用 Shell 內置命令 ulimit(ulimit -c unlimited) 將軟限制增加到硬限制hard limit。

kernel.core_pattern:核心轉儲保存在哪裏

kernel.core_pattern 是一個內核參數,或者叫 “sysctl 設置”,它控制 Linux 內核將核心轉儲文件寫到磁盤的哪裏。

內核參數是一種設定您的系統全局設置的方法。您可以通過運行 sysctl -a 得到一個包含每個內核參數的列表,或使用 sysctl kernel.core_pattern 來專門查看 kernel.core_pattern設置。

所以 sysctl -w kernel.core_pattern=/tmp/core-%e.%p.%h.%t 將核心轉儲保存到目錄 /tmp下,並以 core 加上一系列能夠標識(出故障的)進程的參數構成的後綴為文件名。

如果你想知道這些形如 %e、%p 的參數都表示什麽,請參考 man core。

有一點很重要,kernel.core_pattern 是一個全局設置 —— 修改它的時候最好小心一點,因為有可能其它系統功能依賴於把它被設置為一個特定的方式(才能正常工作)。

kernel.core_pattern 和 Ubuntu

默認情況下在 ubuntu 系統中,kernel.core_pattern 被設置為下面的值:


$ sysctl kernel.core_pattern
kernel.core_pattern = |/usr/share/apport/apport %p %s %c %d %P
這引起了我的迷惑(這 apport 是幹什麽的,它對我的核心轉儲做了什麽?)。以下關於這個我了解到的:

Ubuntu 使用一種叫做 apport 的系統來報告 apt 包有關的崩潰信息。
設定 kernel.core_pattern=|/usr/share/apport/apport %p %s %c %d %P 意味著核心轉儲將被通過管道送給 apport 程序。
apport 的日誌保存在文件 /var/log/apport.log 中。
apport 默認會忽略來自不屬於 Ubuntu 軟件包一部分的二進制文件的崩潰信息
我最終只是跳過了 apport,並把 kernel.core_pattern 重新設置為 sysctl -w kernel.core_pattern=/tmp/core-%e.%p.%h.%t,因為我在一臺開發機上,我不在乎 apport 是否工作,我也不想嘗試讓 apport 把我的核心轉儲留在磁盤上。

現在你有了核心轉儲,接下來幹什麽?

好的,現在我們了解了 ulimit 和 kernel.core_pattern ,並且實際上在磁盤的 /tmp 目錄中有了一個核心轉儲文件。太好了!接下來幹什麽?我們仍然不知道該程序為什麽會出現段錯誤!

下一步將使用 gdb 打開核心轉儲文件並獲取堆棧調用序列。

從 gdb 中得到堆棧調用序列

你可以像這樣用 gdb 打開一個核心轉儲文件:


$ gdb -c my_core_file
接下來,我們想知道程序崩潰時的堆棧是什麽樣的。在 gdb 提示符下運行 bt 會給你一個調用序列backtrace。在我的例子裏,gdb 沒有為二進制文件加載符號信息,所以這些函數名就像 “??????”。幸運的是,(我們通過)加載符號修復了它。

下面是如何加載調試符號。


symbol-file /path/to/my/binary
sharedlibrary
這從二進制文件及其引用的任何共享庫中加載符號。一旦我這樣做了,當我執行 bt 時,gdb 給了我一個帶有行號的漂亮的堆棧跟蹤!

如果你想它能工作,二進制文件應該以帶有調試符號信息的方式被編譯。在試圖找出程序崩潰的原因時,堆棧跟蹤中的行號非常有幫助。:)

查看每個線程的堆棧

通過以下方式在 gdb 中獲取每個線程的調用棧!


thread apply all bt full
gdb + 核心轉儲 = 驚喜

如果你有一個帶調試符號的核心轉儲以及 gdb,那太棒了!您可以上下查看調用堆棧(LCTT 譯註:指跳進調用序列不同的函數中以便於查看局部變量),打印變量,並查看內存來得知發生了什麽。這是最好的。

如果您仍然正在基於 gdb 向導來工作上,只打印出棧跟蹤與bt也可以。 :)

ASAN

另一種搞清楚您的段錯誤的方法是使用 AddressSanitizer 選項編譯程序(“ASAN”,即 $CC -fsanitize=address)然後運行它。 本文中我不準備討論那個,因為本文已經相當長了,並且在我的例子中打開 ASAN 後段錯誤消失了,可能是因為 ASAN 使用了一個不同的內存分配器(系統內存分配器,而不是 tcmalloc)。

在未來如果我能讓 ASAN 工作,我可能會多寫點有關它的東西。(LCTT 譯註:這裏指使用 ASAN 也能復現段錯誤)

從一個核心轉儲得到一個堆棧跟蹤真的很親切!

這個博客聽起來很多,當我做這些的時候很困惑,但說真的,從一個段錯誤的程序中獲得一個堆棧調用序列不需要那麽多步驟:

試試用 valgrind
如果那沒用,或者你想要拿到一個核心轉儲來調查:

確保二進制文件編譯時帶有調試符號信息;
正確的設置 ulimit 和 kernel.core_pattern;
運行程序;
一旦你用 gdb 調試核心轉儲了,加載符號並運行 bt;
嘗試找出發生了什麽!
我可以使用 gdb 弄清楚有個 C++ 的虛表條目指向一些被破壞的內存,這有點幫助,並且使我感覺好像更懂了 C++ 一點。也許有一天我們會更多地討論如何使用 gdb 來查找問題!

延伸阅读

评论